北青网 - 权威媒体 白领门户
专访吴彦祖:
专访吴彦祖:

谈家庭,只有女儿能控制自己!

中国国际军事科技探索社会参考消息观点交锋财经体育娱乐评论图片专题青年论坛YNET.com北青网首页
YNET.com 北青网 >> 北京青年报 >> 正文

9月15日一个西安车主的厄运

2012/09/21 00: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作者:李然

■事发现场(新浪微博网友拍摄) ■事发现场(新浪微博网友拍摄)(1 /4张)

  51岁的西安市民李建利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现在,他只能在医院神经外科的病房里僵直地躺着。

  李建利的左腿和左臂开始恢复部分活动能力,但身体的整个右侧却麻木瘫软,右腿只能迟缓地蜷缩,右臂和右手则完全不听使唤,除此之外,他的语言能力也受损严重,一次仅能说出一两个字的短语,比如“谢谢”、“饿”。

  西安市中心医院对李建利做出的诊断为,开放性颅脑损伤(重型)。

  幸运的是,在重症监护三天之后,他的意识基本清醒过来,一想到自己在9月15日的遭遇,眼眶便红了,无声地流出泪来,左手不太灵活地擦拭着。

  那天下午3点30分,他被人用一把U形钢锁重击头部,在头顶偏左的位置,颅骨被砸穿,当即倒地昏迷,浓稠的血与脑浆不断涌出,很快,嘴里也开始吐出血沫。

  当晚8点30分左右,医生为李建利进行了颅脑手术,11点30分手术完成,随后进入重症监护,脱离生命危险后,18日转入普通病房。

  李建利遭此厄运,只是因为他开着一辆日系车。

  ■“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别砸行不行,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日本车了,好不好。”

  这几天,李建利夫妇俩正忙着帮大儿子李斌装修婚房,李斌今年26岁,计划明年结婚,赶在入冬之前把房子装好,时间正合适。老两口还有一个24岁的二儿子,也有了女朋友。

  15日一早,李建利开他的丰田卡罗拉,带着妻子、大儿子和准儿媳,赶到北郊的建材市场选装修材料,下午往回走,车子开到环城西路北段,遇到了反日示威的人群。

  按照以往西安反日示威活动的规律,他们原本以为,城墙外应该是安全的,示威抗议通常在城内进行,打砸日系车的情况也只是零星出现。但这次不同,从北向南开着开着,车子就陷入了密集的人流,他们想倒车,然后拐进小路,但已经是不可能了。

  李建利的妻子王女士发现,前面似乎有十几个人在砸车。很快,砸车的人群便来到了眼前,这些人手里拿着棍棒、砖块、钢锁,情绪亢奋,开始对卡罗拉动手。

  “我们下了车,在两边站着,想看看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砸。”王女士一个劲地跟周围的人说着好话,“都是老百姓辛辛苦苦攒钱买的车,别砸行不行,我们买日本车不对,以后不买日本车了,好不好。”

  努力讨饶着,车子另一边出了状况,王女士回头一看,丈夫倒在车头前,头顶血流如注,她马上扑过去,扶起丈夫的头,不知如何是好,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痛哭起来。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交警跑过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打开双闪,我帮你们开道”,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

  对两旁密集的示威者和围观者来说,这一变故也超出了想象。十几个砸车人继续去寻找新的目标,一些围观者在拍照,有人建议打120,有好心人递来一卷卫生纸,王女士拿着它摁在丈夫的头顶,但血浆仍然不断地流,很快染红了一片地面。

  一名红衣男青年跑过来,提醒王女士,就算打120,救护车也开不过来,赶快到对面拦车,送伤者去医院,否则有生命危险。

  环城西路的内环车道尚且畅通,男青年、王女士、李斌三人抬着李建利来到马路对面,恰好有辆空驶出租车经过,男青年拦住车,用吼的方式问司机:“拉不拉?”

  司机看着他们和满头是血的伤者,愣了几秒钟,一点头:“拉。”

  李建利横躺在后座,王女士捂着伤口,出租车匆忙出发。可是,只前进了500多米,路上的人又多了起来,出租司机把头探出窗外,高声向正在城门外执勤的警察求援,一位二十多岁的莲湖支队交警跑过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说,“打开双闪,我帮你们开道”,同时联络其他警察赶快疏通道路。

  出租车开到医院急诊处,王女士在满是鲜血的提包里找钞票付车费,司机急了:“都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车钱不要了。”

  “挺对不住那个司机的。”王女士在病床旁边念叨了好几次,“车后座都是血,司机得清理好一阵子吧,给人家添了多大的麻烦。”

  好心人帮助让王女士感动,这也是留在她内心的一点慰藉,但行凶者和打砸者的行为却让她困惑,“他们为什么对自己人动手”,王女士想了好几天,还是想不通。

  ■韩宠光的态度是,如果示威会导致打砸,那他愿意放弃。

  韩宠光今年31岁,河北邯郸人,在西安的一家机电广场租了摊位,做五金生意。9月15日那天中午,姐姐告诉他,公安局打电话找他。

  在公安局,韩宠光不但看到了公安系统的相关人士,还看到了机电广场的经理,甚至他们所在街道的负责人,其实,这次会见很简单,韩宠光在日本宣布计划将钓鱼岛国有化的当天,得到机电广场数百商家的签名,向公安局申请9月18日抗议示威,公安局的相关人士希望他放弃这次示威申请,因为从15日的反日示威情况看,个别人借机打砸,出现了大家都不愿看到的变化。

  韩宠光的态度是,如果示威会导致打砸,那他愿意放弃。

  从公安局出来,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道路上示威和围观的人很多,很快,身着红衣的韩宠光发现,情况果然出现了混乱,个别人似乎不是来抗议,而是专门来发泄、破坏的,不断有日系车被砸,甚至一些参与砸车的人还会“总结经验”,比如,要集中力量砸同一辆车,不要分散。

  韩宠光看到的这批人有十多个,砸了一辆尼桑天籁,打了车主,把车掀翻,之后,对一辆丰田RAV4如法炮制,在之后,这批人甚至把路中间的隔离栏杆全部踢倒,堵住路拦车。很快,一辆尼桑被拦住,车上是两名女孩,韩宠光赶紧过去劝:“你们都是年轻人,不要欺负女孩子。”

  这伙人似乎很“义气”,果然被“将”住了,放过了尼桑。但是,1分钟之后,他们又拦住一辆日系车,开车的是一对母女,女儿看到有人砸车,吓哭了。韩宠光又来解围:“说好了不砸女孩的车,怎么又开始砸。”

  于是,这批人开始向前走,韩宠光想继续跟,但看到相反的方向过来了很多人,他赶快催促那对母女:“别往前开了,从倒着的隔离栏杆上轧过去,掉头跑。”但是,女孩车技生疏,精神紧张,试了几次不成功,韩宠光只好帮他们开,加大油门冲过栅栏,然后下车去追那批砸车的人。

  ■韩宠光一人赶上了那批砸车者,但无法确认凶手,只能整体性地拍摄视频,希望能将凶手也纳入其中。

  数十米外,很多人围着一辆车,而那批人已经继续向前走,韩宠光跑过去,挤过人群,看到一位老人倒在白色卡罗拉前面。“老人头上咕嘟咕嘟地冒着浓浓的血,还大口大口地吐血沫子。”

  韩宠光想起来,因为申请示威的原因,自己有公安局一位所长的电话,打过去发现,对方已经到示威抗议的中心地带“钟楼”去执勤了,可能是钟楼一带接打电话的人太多,信号很差,电话里声音很不清楚,断掉之后再也无法接通。

  周围群众有人喊“报警”,有人喊“打120”,韩宠光回忆说,“我当时想,不能再耽误了,就帮助他们家人把伤者抬到马路对面,正巧,来了辆空出租车,我那时样子可能比较凶,大声问‘拉不拉’,司机想了想,一点头,我就把伤者塞进了后座,对伤者的老婆说,赶快走。”

  “出租车走了之后,我就问他们家的那两个年轻人,后来知道是大儿子和未婚妻,问他们记不记得行凶者的样子,他们都说记得,我就带着他们去追那批砸车的人,打算找到行凶者之后,慢慢靠近,拍下照片,或者一直跟着,等到行凶者落单,再报警控制。”

  但是,他们三人走到玉祥门后,伤者的大儿子和未婚妻担心老人的伤情,要赶去医院。韩宠光劝他们:“医院里有医生救治,但如果你们现在不去锁定凶手,回头再找可就大海捞针了。”

  但两人还是放弃寻找,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去了医院。

  韩宠光一人赶上了那批砸车者,但无法确认凶手,只能整体性地拍摄视频,希望能将凶手也纳入其中。

  ■“西安公安”又连发4条微博,提醒市民要“理性爱国,拒绝暴力。”

  李建利受伤的位置位于环城西路中段外环、玉祥门以南530米左右,旁边是一家名叫“顺和”的商务酒店,附近还有建设银行、西安银行、唐久便利店、裕源茗茶等商家,但在事发时,这些商家的店员大多在紧张地看店,很少有人去围观。在裕源茗茶工作的廖小姐回忆,当时路边站满了人,虽然她所在的是茶叶店,但在那种气氛下,打砸起来很难有理性,自己的心里也很紧张。有商家目击称,路边围观的人中间很可能有人拍下了事发经过,因为“围着卡罗拉拍照的有上百人”。

  寻找凶手的工作在警方和民间共同展开,事发第二天,韩宠光、伤者大儿子、准儿媳来到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环西派出所,警方将韩宠光拍摄的视频慢放,家属一眼便认出了现场行凶者,嫌疑人圆脸、身材较高、较胖,在视频中光着上身,手里拿着白色T恤,T恤上有血迹。

  不过,视频中,嫌疑人的存在时长很短,而且是侧脸,为了征集线索,韩宠光动用了早已注册、却一直空白的微博“HCG5211”,将这张侧脸照公布,到目前为止,已有数名网友给警方提供了照片,有网友拍到的照片显示,嫌疑人的额头似乎在打砸中受伤,因此脱下了T恤擦拭血迹。

  伤者的家属也在微博中征集线索,希望目击者能向他们或警方提供线索。

  在西安全市范围内,9月15日的打砸烧事件造成了不少私人和公共财产损失,西安市警方9月16日发布通告,今后禁止在明城墙以内,特别是钟鼓楼广场、新城广场等区域举行集会示威活动。同一天,西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西安公安”连发5条微博,对9月15日西安市示威抗议中出现的个别打砸烧等情况做出表态:对广大市民和学生的爱国热情,我们非常理解,并予以保护。全力保护市民财产安全,坚决依法打击打砸烧违法犯罪分子。

  同时,西安市公安局公布了两部举报电话。随后,“西安公安”又连发4条微博,提醒市民要“理性爱国,拒绝暴力”,表示“爱国”不是挡箭牌,侵犯私产就是犯罪,同时公布了一个举报邮箱。

  ■“要是我们晚到半个小时,砸车的那拨人就从玉祥门往城里走了,那样的话,我们就碰不上他们,唉,我的心,悔得呀。”

  丈夫的重伤让王女士的精神受到了巨大打击,一度神情恍惚,两天后总算挺了过来,她不能接受,这么可怕的事情怎么会落到他们的身上。

  闲下来的时候,王女士总在说:“要是我们晚到半个小时,砸车的那拨人就从玉祥门往城里走了,那样的话,我们就碰不上他们,唉,我的心,悔得呀。”

  王女士家的丰田卡罗拉是去年4月买的,精打细算,等到了经销商的促销活动,价格打折,还有赠品,车价10万多,低配,加上各种税费、保险,一共花了12万。

  王女士和丈夫都是莲湖区电器厂职工,工厂多年前效益不好倒闭了,他们的档案都转到劳动服务公司。目前王女士已经办理退休,每月退休金1500元。丈夫李建利还不到办理退休年龄,现在和大儿子在同一家二手车中介公司工作,二儿子在类似的中介公司打工。

  买车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件大事,需要动用多年的积蓄,反复比较不同车型的性价比。

  王女士哽咽着说:“看着自家的车被砸,心里真是难受啊,舍不得,真舍不得。”

  她的丈夫李建利一向很珍惜这辆车,冒险阻挡了一下。大儿子李斌事发时和李建利站在车的同一侧,他看到父亲试图让砸车者改变主意,对他们说:“我也是中国人,我也保钓爱国……”这句话被两记重击无情截断。通常用在摩托车上的U形钢锁成了致命凶器,将李建利的颅骨砸了一个V字形下陷的洞,在X光片中清晰可见,在手术台上,医生从这个伤口中清理出数枚碎骨。

  李斌牢牢地记住了行凶者的样子:壮实,短发,穿白T恤、牛仔裤,T恤上印着一个黑色的字母“D”。

  李建利倒在车前,打砸的人没了阻碍,继续砸车。可能是李建利的重伤让打砸者有所忌惮,相比其他被砸毁掀翻的车,卡罗拉算是逃过一劫,以至于很多网友看到现场照片时怀疑那仅仅是个车祸现场。

  不过,头颅重伤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伤害严重得多,谁也不知道李建利未来的康复状况,如果身体右侧无法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将来的生活将会十分艰难,这个普通家庭将陷入困境。

  然而,未来的事情王女士还不敢去想,单是眼前的困难就已经令她有些束手无策。15日当天,李建利包括手术在内的医疗费用就高达1.8万元,之后每天平均费用都在4000元左右,短短六天下来,已经花去将近4万元。

  王女士说,她去问过了,由于打斗受伤的医疗费用,医疗保险不能报销,现在他们只好向亲朋好友借钱应急,“第一天的1.8万元是我侄子刷信用卡支付的,可是每天的费用都很高,也不知道需要治疗多久,不敢想”。

  王女士得到另一个坏消息是,六个月之后,丈夫李建利还要接受二次手术,用一片钛铝合金修复破损的颅骨。同病房的患者刚刚完成了相同的颅骨修复手术,患者家属告诉王女士:“那片钛铝合金外壳的价格高达1.7万元,如果修复面积大,价格还要增加。加上手术费和治疗费,最后总花费大概在3.8万到4万之间。”

  ■这次反日示威,他从一个申请者,变成了救人者,目睹了事件中令人沮丧、难过、费解的一面,看到了无理性宣泄的可怕。

  韩宠光说,15号那天晚上,他一直睡不着,那一幕像电影片段一样,在他心里反复:

  打砸者拦住那辆尼桑车,车上的母女躲到了一旁,女儿害怕得大哭,他拨开人群冲过去劝,“说好了不砸女孩的车,怎么又开始砸。往前走,往前走!”

  那批人果然“仗义”地走了,韩宠光帮母女开车,轧着翻倒的隔离栏杆调头,等到他继续追过去,拨开下一群围观者,看到的是一个老人倒在血泊里。

  韩宠光觉得,是他把凶手赶到了李建利一家那里,如果晚一点,虽然尼桑车被砸,但李建利会躲过重伤。

  “往前走,往前走!”如今,这句话在韩宠光听来,像一个噩梦。

  “我倾尽全力帮助李建利一家,也是在消除我的愧疚,我多做一点,愧疚就少一点。”

  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往前走”是无奈和唯一能够采取的方法,“先救眼前的,说服打砸者去找下一个目标,然后再去劝”。

  在一家已经提前关门的丰田4S店,那批打砸者破坏了卷帘门,甚至已经有人进入大厅砸车。大厅里摆放着多辆丰田普拉多和陆地巡洋舰,价值上千万。年轻的店主跪地求饶,闻讯赶来的年迈邻居从打砸者手中抢来一根铁棍,拼出老命帮忙护店。韩宠光又一次冲到前面劝解,说的还是相似的话:“可以了,可以了,往前走,大家往前走。”

  韩宠光是个性情中人,富有正义感,行动力强,平时热心公益。他和几个朋友特意做了统一的红色衣服,组成“义工之家”,为贫困地区孩子、残障人士和弱势群体服务。遇到紧急情况,他也爱见义勇为、拔刀相助。不过,他也说自己有时候过于直率,容易着急,得罪人。

  这次反日示威,他从一个申请者,变成了救人者,目睹了事件中令人沮丧、难过、费解的一面,看到了无理性宣泄的可怕。

  ■经历了这次事件,韩宠光和很多人一样,深感理性、善良、正义的宝贵,在多数人围观、少数人打砸的状况下,站出来劝说、救人,需要强大的内心。

  不单单是日系车主,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可言,一家“浪琴”表店被一些打砸者认定与“日本浪人”存在关系,于是表店被砸,不易砸碎的手表遭哄抢,甚至有人看到,一名大学男生因为穿了日本品牌川久保玲的外套,一边被骂“卖国贼”,一边被扒得只剩内裤。

  经历了这次事件,韩宠光和很多人一样,深感理性、善良、正义的宝贵,在多数人围观、少数人打砸的状况下,站出来劝说、救人,需要强大的内心。在救人的路上,韩宠光也曾感觉势单力孤,搀扶李建利之前,他大声向围观人群求援,但无人响应。

  同一天的下午两点左右,在西安市长安中路由南向北方向的机动车道上,年轻人李昭手持一块纸板的照片打动了数以十万计的网友,纸板上写着“前方砸车,日系调头”。

  如果在环城西路北段,在韩宠光劝说打砸者“往前走”的时候,不远处还有一个“李昭”,李建利也许可以幸运地躲过这次厄运。

  ■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然

1 2 3 4下一页

版权所有 北京青年报网际传播技术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6590165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举报邮箱:jubao@ynet.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75京ICP证 090260号京新网备 2010009号北京青年报网际传播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 090260号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人才联系我们用户注册法律事务给网站挑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