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网 - 权威媒体 白领门户
专访吴彦祖:
专访吴彦祖:

谈家庭,只有女儿能控制自己!

中国国际军事科技探索社会参考消息观点交锋财经体育娱乐评论图片专题青年论坛YNET.com北青网首页
YNET.com 北青网 >> 北京青年报 >> 正文

张红兵们的忏悔不应只是个体救赎

2013/08/08 00: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作者:潘洪其

  今日社评

  本报评论员 潘洪其

  “文革”将无数的个体推入灾难的深渊,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集体大悲剧。对“文革”的反思,需要从个体的救赎上升为群体的反省。唯有深入剖析“文革”的根源与教训,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等各项改革,才能确保“文革”那样的历史悲剧不再重演,张红兵“弑母”那样的人间惨祸不再发生。

  59岁的安徽律师张红兵这几年一直在做一件事情,申请将他母亲的墓地确定为文物。1970年,张红兵的母亲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一番言论,被张红兵和他的父亲举报为“反革命”,两个月后被枪决。如今,张红兵向社会公开这段历史,公开向母亲忏悔,希望通过自己这个反面教材,让更多的人牢记历史的悲剧。

  举报自己母亲的时候,张红兵是一名16岁的红卫兵,自认“根红苗正”的他,在举报信上强烈要求“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枪毙方忠谋”。10年后法院作出再审判决,为张红兵的母亲彻底平反,但张红兵永远不能饶恕自己的“弑母”罪行,他用几十年的内心煎熬,用一生的痛彻忏悔,也无法完成灵魂的救赎。近年来,各地陆续有“文革”时的红卫兵公开站出来,向当年受到自己批斗、殴打、抄家和骚扰的众多师生、干部、邻里道歉。较之当年常见的红卫兵批斗、殴打他人,张红兵以举报将自己的母亲送上断头台,无疑更加残忍而惨烈;较之少数当年的红卫兵今天公开向受害者道歉,张红兵向冤死的母亲忏悔,也更具撕碎人心的悲剧色彩。

  因为政治问题上的不同意见,丈夫举报自己的妻子,儿子举报自己的母亲,而且明知会将妻子、母亲置于死地也在所不惜,甚至在举报信上强烈要求枪毙自己的母亲,这种完全悖逆人伦、丧失人性之事,放在今天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但在“文革”那个非人的年代,这类案例却绝非罕见。今天人们反思“文革”,有一种较普遍的看法认为,在极度疯狂、混乱的“文革”年代,普通个体的力量是渺小的,绝大多数人都身不由己被裹挟其中,包括红卫兵在内,很多人既是侵害、侮辱他人的施害者,同时也是备受侵害、侮辱的受害者,个人在“文革”中犯下的罪错,主要应归咎于社会的罪错,或者说是那场运动的罪错,施害者如果事后没有为自己的罪错忏悔,没有向受到自己伤害的人道歉,某种意义上是可以理解的。置身这种语境,在没有任何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张红兵们主动向当年的受害者道歉、忏悔,其精神自觉和道德勇气具有某种宗教的意味——在向来缺乏宗教传统和宗教情绪的中国,这种宗教意味尤为可贵。

  张红兵们的道歉、忏悔自然难能可贵,却不应只是他们个体的自我救赎。每一个曾亲身经历“文革”的人,都应当对自己当年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进行深刻的反思,都不可避免要面对同一个问题:我在“文革”中只是被主宰、被裹挟而盲从盲动呢,还是有意无意甚或积极主动地参与了作恶?同时,那些没有经历“文革”的人,也需要全面、真实地了解“文革”的历史,需要设身处地把自己放在“文革”的情境中,拷问自己能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性的判断,是不是也会像张红兵那样,在虚幻、极端情绪支配下“大义灭亲”?

  “文革”将无数的个体推入灾难的深渊,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集体大悲剧,对“文革”的反思,迫切需要从个体的救赎上升为群体的反省。张红兵下决心向社会展示自己那段血淋淋的耻辱史,是因为他看到网上有人写美化“文革”、鼓吹“文革”的文章,痛感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倾向,希望通过他在“文革”中的惨痛经历,帮助更多人认清“文革”的真相和实质。不可否认,我们对“文革”的反思和警惕远非充分到位,张红兵那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去年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指出:“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作出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改革和建设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唯有深入剖析“文革”的根源与教训,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等各项改革,才能确保“文革”那样的历史悲剧不再重演,张红兵“弑母”那样的人间惨祸不再发生。

版权所有 北京青年报网际传播技术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热线:010-65901655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举报邮箱:jubao@ynet.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75京ICP证 090260号京新网备 2010009号北京青年报网际传播技术有限公司 京ICP证 090260号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招聘人才联系我们用户注册法律事务给网站挑错